怀孕机构

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: 怀孕机构 > 新闻中心 > 列表

第一百二十三章 贱人

类别:新闻中心访问量:编辑:(admin)日期:2017-09-24 09:40

第一百二十三章 贱人

  “姐姐,你先坐下,有话慢慢说。”

  温雅妍也不知道自家大姐找夏细语来有什么事儿,反正直觉上觉得不是什么事情。她和温雅莉的年龄相差好几岁,温雅莉做模特的时候,她还在上学,温雅莉本性又是个高傲至极的女人,和她敞开心扉说知心话的这种亲昵事儿,就算地球不转动,都不可能发生的。

  夏细语坐了下去,接过温雅妍递过来的茶水,抿了一口,冲她笑了一下:“谢谢妍妍,很好喝。”

  “妍妍是我的妹妹,夏小姐不要对她那么亲热好吗?”温雅莉对夏细语有着深深的敌意,说话极度不客气。

  夏暖的心,给针刺了似的,很难受,手心手背都是肉啊,她能护谁、骂谁呢?

  “姐,夏姐姐为人很好的,你不要这样对她说话。”温雅妍看不惯温雅莉阴阳怪气的,夏细语是她的朋友,她有义务保护她。

  “她为人是听好啊,年纪轻轻就领养了个孩子,听说她打一开始就知道那个孩子是尚宇哥的,我想啊,她恐怕早就打主意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,你才知道啊?这也太迟了吧?”夏细语眼角余光扫了眼浑身不自在的夏暖,笑眯眯地回敬满脸不屑的温雅莉:“哎呦,怎么办呢,尚宇昨夜还和我睡了呢,今天一大早,就把我和他的亲密照发在了微博上,呵呵,好羞人哦……我看啊,有些人这辈子都甭想嫁给他咯。”

  温雅妍一头雾水,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,单纯如白纸的她,压根不懂两个姐姐之间的冷嘲热讽。“姐姐,你们在说什么呢?”

  “妍妍,你去点瓶啤酒吧,我们今天喝一杯。”夏暖不想给小女儿带来不良影响,支开她,才说:“你们两个,有什么事情就明说,不要夹枪带棒的。”

  “妈,你说这个女人笑人不笑人?养了个孩子就想做人家老婆,死皮赖脸地霸占着人家孩子不放,脸皮厚得天下无敌!”

  “温小姐,人家看都不看你,你就放弃吧,死缠烂打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,瞧瞧你,眼角都快长皱纹了,再拖下去,没有人敢要你了。”她也真奇怪了,人家尚宇对她不来电,还苦苦纠缠个什么劲儿啊?天下除了尚宇没有就其他男人了吗?

  “夏细语,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儿哈,瞧瞧你那副不修边幅的模样,到哪里都是丑八怪,有人敢要你才怪!”温雅莉气坏了,她人美,身材也一级棒,还没女人敢不自量力地说她。

  “呵呵,可是,尚总裁要了啊,怎么办呢?他都叫我老婆了。”夏细语瞅了眼脸色青红交加的夏暖,心里出了恶气般,说不出的舒畅。

  “你真贱!”温雅莉气得爆粗口!

  她就是在微博上看到了照片,联想到三天前尚宇拥走的女人有可能就是她,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刚好她和夏暖去温雅妍的舞蹈班里,听妹妹说约了夏细语出来吃饭,就拉着怀孕母亲一起过来了。

  夏暖夹在两个女儿中间,左右为难,欲言又止。

  “你不怕叶玄皓知道?”温雅莉忽然想到叶玄皓。

  “叶玄皓?”夏细语看了眼紧张得揪住衣角的夏暖,笑得恶意:“他已经被我甩了,呵呵,还有一个,欧冶天,他和妍妍很要好哦,不过嘛,我对他也蛮敢兴趣的,如果哪天我高兴了,也和他玩玩去。”

  贱人?贱就贱到底吧!她仰着头,故作浪荡的样子,轻佻地说。

  夏暖心痛夏细语,哀哀地望着温雅莉,扯扯她的手臂:“雅莉,少说两句吧。”

  “妈,是这个贱女人爬上了尚宇哥的床,你知道不?是她抢了我的尚宇哥,她是个妖精,她是个不要脸的女人!”温雅莉一股脑儿地喊,完全丧失了理智。

  “温雅莉,你得了吧,看在你没有人要的份上,我不会你计较。不过,我奉劝你一句:人家不要你,你得反思才是。”

  说完,她转身就疾走。

  天知道她用了多少力气才忍住火气,没有扑上去掐死温雅莉。

  贱人?她就是一个贱人对吧?她的姐姐这样骂她。

  她想哭,想要逃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的哭。

  门口,站着古树和温雅妍,看到她冲出来,古树拦住了她。

  “走开!”她冷冷地说,阴冷地盯着古树。

  后者也一脸阴郁地望着她。“你上了宇的床?”

  “怎么?你也吃醋了?”夏细语皮笑肉不笑地扫了眼惊讶不已的温雅妍,心头一痛,只是一下下,她就恢复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:“没想到你还真的喜欢上尚宇了,嘿嘿,你们上过床没?”

  “啪!”一记响亮的耳光扫得夏细语晕头转向,刚好的牙龈又流出血了,她抬起手臂粗鲁地抹了抹嘴角,大大的眼睛全是愤恨。

  “你给我离他远点!”

  “不要!”夏暖急忙扑上去,想要查看夏细语的伤,被她狠狠甩开。

  她盯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恨你们!”

  “姐姐!”温雅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焦急地喊着要追出去,古树一把拉住她,“不要理她!她就是一个贱人!”

  “你们……”夏暖抖动着嘴唇,望着古树和温雅莉,伤心地说:“你们怎么可以说这种话?你们太令人失望了!”

  夏细语走出金海餐厅,刚才的倔强和盛气凌人已经消失了,孤独和无助袭了上来,她茫然地走着,嘴角的血不住流下来,她伸手擦了又擦,整只手背都是血。

  夏暖紧紧地跟着她,心底掠过一阵阵痛楚的痉挛,终于,她忍不住拨打了钟慕文的电话。

  不一会儿,钟慕文就驾车来了,只看到一位嗒然若丧的年轻姑娘,却没有夏暖的影子。

  “她是我的女儿,你替好好照顾她一下。”手机里,夏暖传来一条信息。

  钟慕文看了看有些奇怪的信息,也看出夏细语的不对劲,没想那么多,就架起她,把她带到自己的别墅去了。

  夏细语,完全把自己封锁起来,她痴痴呆呆的,不言不语。

  钟慕文细心地照顾着她,他对她有种几乎宠溺的亲近感,隐隐的,他觉得这个女孩子与自己有一定的关系,要不然,那么多年躲着他的夏暖,不会在无助的时候,叫他带走她。

  她会不会是他的孩子呢?虽然夏暖不承认当初那个解迷药的女孩子是她,可他是个聪明而冷静的人,他会慢慢去调查,直到真相水落石出那天。

  夏细语安静得好像不存在,她迅速瘦了下去。本来就大的大眼睛更大了,本来就纤细的身子骨更加纤细,站立在风中,好似一阵风就要吹走她。

  钟慕文想方设法地和她说话,可她抿着嘴,唇边漾起一抹安静的笑,楚楚可怜的,惹人怜悯加心痛。

  钟慕文的临水山庄一面环水,三面环山,是个眺望的绝佳的位置。她经常爬上后山坡,呆呆地望着海水,一坐就是几个小时。

  夜,依然凉如水,钟慕文有事出去了,夏细语又一个人来到后山坡,她极目而望,黑夜里,远处点点星火,温暖而诱人。

  海涛声大了,拍打着礁石,哗哗着响,偶尔一阵幽沉的风吹来,呜咽着,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惧。

  “你真贱!”

  “贱人!”

  “贪钱!爱慕虚荣!”

  “孩子他妈!”

  “丑八怪!”

  她发抖,她发冷,她绝望,尚老爷子的警告,尚宇的纠缠,夏丢丢的小脸,温雅莉的恨意,古树的愤怒,温雅妍的惊讶,夏暖的无助,几种不同的脸孔出现交替在眼前晃动,晃得她头昏脑涨,她捧住头,放在弓起的膝盖上,眼泪无声地流下来。

  好半天,她缓缓地抬起头,瘦弱的脊背挺得笔直,然后,她站起来,轻轻悄悄的,好像是一抹幽灵,在黑夜里穿梭。

  她走下上坡,穿过花园,走出还没有上锁的门口,她打开大门,走了出去,路灯照着马路,旁边,有一条小路通向海边沙滩。

  灌木晃动,沙子逐渐增多,她踢掉脚上的鞋,赤着脚,轻轻地走在沙滩上,海浪的声音更大声了,敲着她的耳鼓,引起她的共鸣。

  “来了!来了!”她虚弱地笑着,披散的黑发随着海风的吹拂而飘扬。

  她缓缓地走入海水,海水侵到她的小脚丫,她也不觉得冷,她耳边只有海水的呼喊,呼喊着她快快投入他的怀抱。

  海水浸到她的脚踝,漫过她的小腿,一个浪潮打来,她几乎站立不稳,她继续往下走,远处的灯光已经不见,近处的路灯也渐渐模糊,她微笑着,继续前行,海水到了胸口,只要还走几步,她就会被大海吞噬。

  她停住脚步,与生命中的过客一一道别。

  永别了!永别了!永别了!

  又一个浪潮打来,没过她的头顶,那电光火石的一刻,她想起了李铭院长,想起了阿虎和阿彪,以及他们年迈体弱的怀孕母亲。

  “妈咪,妈咪,妈咪,”糯糯柔柔的小男孩喊着:“妈咪,你不要我了吗?你不要丢丢了?”

  不!我不能死!我要活着!她开始拼力挣扎。

文章《第一百二十三章 贱人》原创来自:怀孕机构

与《第一百二十三章 贱人》相关文章:

第六十三章 美丽的疯子>

第十五章 我会倾尽所能告你>

  • 上一篇:防止小儿多动的果蔬汁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网站推广合作

    合作联系方式:

    QQ1:147306049

    QQ2:997873565

    怀孕机构